无聊应多守口,靠谱人生六个字

没有人刻意为自己找不痛快。但人闲易嘴欠,嘴一欠,事就来了。故无聊应多守口,有欲最当守心。

靠谱的人生是走出来的,也是守出来的。靠谱的人生,特征大抵六个字:言寡,体勤,心静!

有空余的时间,可看看书,或者喝喝茶。倘还无聊,亦可坐在藤椅上发个奢侈的呆,十分钟,一小时,都随你。

有空余的时间,可看看书,或者喝喝茶。倘还无聊,亦可坐在藤椅上发个奢侈的呆,十分钟,一小时,都随你。

有空余的时间,可看看书,或者喝喝茶。倘还无聊,亦可坐在藤椅上发个奢侈的呆,十分钟,一小时,都随你。

beplay官网,作家 | 马德

靠谱的人生是走出来的,也是守出来的。靠谱的人生,特征大抵六个字:言寡,体勤,心静!

这都算快乐的过法,即把无聊化为有聊。人闲之时,最忌讳的事,便是说闲话管闲事。背后说人是非会生是非,人前管人是非必揽是非。正应了那句:有些烦恼是来找你的,有些烦恼是你找来的。

在交往的层面上,与随和的人相伴,往往可以走得更远。在乎的少的人,自然,放开的就会多。傻傻乎乎,大大咧咧,可能会遇上坏人,但于人生的长远来说,绝不会是坏事。

★ 励志语录——人生重要的不是所站的位置,而是所朝的方向。 ★

再不成,放逐一下自己也好。如明末的张岱,到湖心亭看一场雪。到亭上,有两人铺毡对坐,一童子烧酒,炉正沸,若人生有此奇遇,可得大趣味。当然,不看雪也罢,睡一觉,一觉睡到雪化,起来豪喊一嗓子:大梦谁先觉!

靠谱的人生是走出来的,也是守出来的。靠谱的人生,特征大抵六个字:言寡,体勤,心静!

再不成,放逐一下自己也好。如明末的张岱,到湖心亭看一场雪。“到亭上,有两人铺毡对坐,一童子烧酒,炉正沸”,若人生有此奇遇,可得大趣味。当然,不看雪也罢,睡一觉,一觉睡到雪化,起来豪喊一嗓子:大梦谁先觉!

文/马德

(二)

这都算快乐的过法,即把无聊化为有聊。人闲之时,最忌讳的事,便是说闲话管闲事。背后说人是非会生是非,人前管人是非必揽是非。正应了那句:有些烦恼是来找你的,有些烦恼是你找来的。

没有人刻意为自己找不痛快。但人闲易嘴欠,嘴一欠,事就来了。故无聊应多守口,有欲最当守心。

这不是随和的人的悲哀,这是人性的悲哀。

也就是说,你可以赢得喜欢,却未必能赢得敬畏和尊重。

在一个把无意义当成有意思的俗世,生活的一切,必然都会深陷在这个大坑里。明知无意义,还必须混迹其中,否则,就会显得离经叛道,就会显得孤高傲世。开始你还是被迫的,时刻想着逃离,但混迹久了,有心也会熬成无力。换一种表述就是:生活没打垮你,但无意义拖垮了你。

人生,好多时候都要消耗在诸多的无意义上。

有一种苟活,叫不能为自己而活。你想有意义地活好每一天,人生却给了你无意义的一辈子:一个看不见未来的单位,一群乌七八糟的身边人,一堆钩心斗角的破事,以及,应付不过来的酒局饭局会局赌局各种局——你是欲罢不能的局中人,却难是自己的剧中人。

这个世界,多少友情因计较而断,多少爱情因计较而散,多少亲情因计较而疏远。而一个脾气好的人,却可以把这一切都留下来。

有一种苟活,叫不能为自己而活。你想有意义地活好每一天,人生却给了你无意义的一辈子:一个看不见未来的单位,一群乌七八糟的身边人,一堆钩心斗角的破事,以及,应付不过来的酒局饭局会局赌局各种局——你是欲罢不能的局中人,却难是自己的剧中人。

也就是说,随和的人也许会失去不少,但留下的一定更多。

这都算快乐的过法,即把无聊化为有聊。人闲之时,最忌讳的事,便是说闲话管闲事。背后说人是非会生是非,人前管人是非必揽是非。正应了那句:有些烦恼是来找你的,有些烦恼是你找来的。

就像不为无爱的婚姻忍辱负重一样,也不必将无意义的人生厮守到底。活到别人高兴不是我们所需要的,我们所需要的是:别人高兴的时候,自己也高兴着!

无意义的具体表现是,场面很热闹,但事后无价值。因为,更多的场面只是为了彼此的脸面。一个人,在无意义中待得太久,追求就会走眼,理想就会走形,意志就会走脱。无意义产生的最大意义是:空耗。从此,人生荒腔走板,忙忙碌碌却庸庸碌碌。

讲究的时候到了,因为我们已经将就了太久太久。

一个人性格太随和,就会显得无遮拦。敞开得多,好处是容易让人接近,坏处是让人接近得太容易。这样带来的后果是:你敢随和,别人就敢对你随意。

按道理讲,随和的人善良,应该不被欺负才是。事实上,更多的人,喜欢的是善良,拿捏的也是善良。他人之所以愿意拿随和的人开刀,只是因为欺负一个好脾气的人,需要付出的成本很低。

(三)

也恰恰是这种一眼能望到底的品性,会交到死心塌地的朋友。当然了,只有懂得的人,才会如此珍惜。毕竟,在一个云山雾罩的社会,与深不可测的人心相比,随和就是真挚和浅近,就是肝胆相照,就是坦诚相见。

(一)

再不成,放逐一下自己也好。如明末的张岱,到湖心亭看一场雪。“到亭上,有两人铺毡对坐,一童子烧酒,炉正沸”,若人生有此奇遇,可得大趣味。当然,不看雪也罢,睡一觉,一觉睡到雪化,起来豪喊一嗓子:大梦谁先觉!

没有人刻意为自己找不痛快。但人闲易嘴欠,嘴一欠,事就来了。故无聊应多守口,有欲最当守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