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能天天赶集吗,这是一座外乡桥

beplay官网 2

世上的桥很多,我所知的寥寥。能说的上来的大概,就质材而言,可能有铁桥,钢筋混凝土桥,木桥,石桥,砖桥,玻璃桥等。就布局的式样来说,可能有高架桥,斜拉桥,悬索桥,拱桥等。走过了不少桥,大多都已忘记。只有这座桥,时隔多年,又不期而遇,既陌生又熟悉,它就是济南与泰安交界的一座桥—界首桥,地属济南。

问:农村集市,为何要分“一四七、二五八”等等,不能天天赶集吗?

beplay官网 1

乡下的老家地处泰安西北,接壤济南。界首桥因在济南长清区万德镇界首村而得名,老家距界首桥有七八里地的路程。

beplay官网 2

2015年的春节是在我的老家过的年。

这是一座普通的单孔石拱桥。坐落在村中央,南北走向,横跨在二十余米宽的东西河面上,桥体全部用石料建成。桥两侧是一米来高的石栏杆,桥面不是很宽,也就有六米来宽,勉强相向过两辆轿车。至于哪年建造,实没有考证,就我初次相遇此桥,算来也有近五十来年了。

“毛,咱能不能不闹,”她指着爬在地下的小男孩,

腊月二十八是年前的最后一个赶集的日子,早早的起床,匆匆的洗漱、吃饭完毕,拿上购物袋,放好需要的钱,挎着妈妈的胳膊,赶年集去喽!

虽不属同一个地市,因两村相距不远,中间隔着一个叫石蜡的村子,三村之间姻亲比较多,逢年过节相互之间走动的比较的频。界首因没有亲戚,无事我家人很少来界首。但界首每五天一个集,村子里人来赶集的也是常有的。界首桥便成了集市的一部分,既是过道又是商贩在桥两侧摆摊的去处。

“不要不要,我要吃糖葫芦”孩子赖皮扯着母亲的衣角,

走出家门没几步就有卖年画、对联的小贩,现在的对联全是机器印刷而成的,没有了以前的味道。

老家周围村落因全部拆迁,泰安界内租赁房屋或去城里楼房,或十多里远的偏僻西乡山村,极为不便,只能选择毗邻济南的界首村。正是这次老家父母的界首租房安家,才有了重温界首桥的机会。父母租住的平房的南邻,便是令人难忘的这座桥了。

“你再不起来”说着就要举起扫把。

beplay官网 ,记得小时候每到赶年集的时候,妈妈的一位表哥就早早的来我们家借张方桌、长条凳,在集市上摆好写对联需要的物品,铺好红纸,研好墨汁,开始了一天的忙碌。这时候我的这位表舅都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,赶集的人们都怕买不到过年的对联,个个安静地站着,等待着自己的春联。每次下集以后表舅就拿着一幅刚刚写完的对联送到我们家,最喜欢那淡淡的墨汁清香,墨迹还未干透,我小心翼翼的接过对联,放在通风干净的地方,等待着年三十的到来。

说起难忘,还是从前的一些琐碎了。记得小时候经常随父亲赶界首集,那时的界首集不像现在品种繁多,琳琅满目。说起赶集的人数来,倒不如以前的多,那时闲逛凑热闹的多,买东西的少,市面要比现在大多倍。现在的集市只是在桥北的一面,零星稀疏的很。以前确是桥南桥北遍是拥挤的人群,各种菜蔬,单调的日用品,卖鞋袜的,卖布的,挂肉的,打油的,锥鞋的,锅的,卖烟酒糖茶的定点定位,想买什么到指定的摊位必有所获。更为热闹的去处便是桥下的猪狗牛马驴市,从东到西人畜相杂,熙熙攘攘,一眼望不到边的人嚎畜鸣。

闻讯赶来的奶奶看势不妙,就在两头不停的说圆,

集市上已经有很多的人,有的已经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往回走了。集市比以前大了好多,原来只是一条长600多米的地方,现在大约有两三里地这么长了。集市上卖的商品比起我小的时候多了很多,琳琅满目的,人们的生活水平比之以前有了大大的提高,身上的穿着打扮,根本看不出是乡下的农民。

记得那年杨柳吐绿的春天,五六岁的样子,跟着父亲去赶界首集买猪崽回家喂养。父亲牵着我的手,穿过桥南拥挤的人群,走过桥头,直接来到桥下的猪市,好奇顽皮的我,一手由父亲牵着前行,我的头像拨浪鼓前后左右的摇摆着,看这市面的稀奇,总感觉眼睛不够使的,全身关注,精力似乎没有放在与父亲的合拍上。

“乖孙子,你起来奶奶带你去好不好,”

赶集时遇见了很多以前的邻居,幸亏跟着母亲在一旁给我介绍着,很多已经全然陌生了,印象中年长的邻居脸上都爬满了皱纹,布满了岁月的沧桑,年幼的孩子都已经个个长大成人了。

也许是父亲精力集中在挑选猪崽,不经意的松开了牵我的手,而我的专注的搜寻热闹,不知不觉的被另一只手继续牵着前行,等我回过神来,抬头看父亲时,惊得的我嗷的一声喊起来,那是长着一张完全不是父亲的脸,知道跟错了人,猛地抽出了那个陌生的粗手,抬腿往回跑了起来,反而把那个陌生的脸吓了一跳似的。

“阿云,小毛不就要吃葫芦吗?正巧我要上街,顺便就带小毛一起去”奶奶字正腔圆说道。

赶完年集回到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,吃过晚饭,陪着母亲看着电视,静静地等待着年三十的到来。

偌大的集市,不知去哪里寻父亲,只是站在一处,一个个的扫描着那张熟悉的父亲的脸。幸亏不长的时间,父亲很快找到了我,似乎惊恐的脸上阴云密布。现回想起来,那时,要是落到一个人贩子手中,永远的离开家人,也许又是一个命运翻转的不同人生模样。这也是我忘不了的有惊无险的这座桥下的一段往事。

些许平复心情后“妈,您也不能老宠着这屁小子,昨天上街他刚闹着吃了一个,也不能……”

天才蒙蒙亮,外面就响起了零零碎碎的鞭炮声,起床穿衣,准备好贴的对联、双面胶,在母亲的指挥配合下贴上了新买的对联。小时候这样的活都是父亲来干的,没有了父亲的家也没有了以前过年的热闹景象,冷清了许多。

稍大一些,能帮家人干些活了,我和大哥曾饲养了多年的长毛兔。采掉的兔毛可以到供销社换钱。那时最近的能换钱的地方,便是界首供销社了。那些年几乎每隔一月就到界首卖兔毛,供销社就在桥南的十来米远的地方,逢来必看到这桥,但很少再到桥上光顾。

“不,我就要吃,我不听”消停下来的小祖宗又嚷嚷起来了,

年三十的晚上,哥哥放完鞭炮就回他自己县城的家了。孩子们大了,一个个离开了自己的父母,守着自己的老婆孩子过年去了。

随后的日月,因不再养兔,也就很少来界首,自和父亲赶了拿回集,印象中再没来赶过集了。直到以后的上学参加工作,基本就和界首无缘了,这座桥也是一样,虽然梦中曾经的光顾,那毕竟是梦。

“你……”刚恢复的心态又被点炸了,

陪着母亲看了一回春节联欢晚会,不到10点就休息了。现在的晚会也没有了小时候的味道,想起来以前的过年,我们一家4口人每次都看到零点钟声敲过,放完过年鞭炮才意犹未尽的去休息。

正是这次的父母的租居,才使我又一次见到了这座桥。

奶奶又跳出来圆场“听话,你去找隔壁王奶奶,看看她跟不跟我们去”,

初一早早的起床,邻居们都已经来拜年了,来的人很多都很陌生,说着过年的吉祥话,客套的寒暄着。

算来三十几年了,虽然只有几里之遥。这次见到的桥,比先前见到的桥要沧桑了许多。发现在这桥的紧邻的西侧又增加了一个简易的钢筋混凝土桥,而且成了主桥,我心目中的那座桥,因弓形面碍于车辆行驶,已不走车辆了,只是少量的散步的人们偶尔穿行,它已失去了昔日的繁华,像一座雕塑,显示着曾经的厚重的历史。桥下曾经的猪狗牛马驴市,也已被桃花峪山上常年流经的河水,冲刷的没了踪迹。

机灵的毛蛋不等妈妈回应,笑嘻嘻一溜烟的撤离“战场”,

我也去了几家邻居家拜年,曾经年轻力壮的叔叔婶婶们,因为常年的劳累,失去了劳动的能力,有不少人患上了糖尿病这种在以前来说的富贵病,因为没有了经济来源,不得不默默的承受着疾病带来的痛苦。

桥北的曾经的开阔的集市,现已是村民的居所,以前的模样没了记忆。桥南的集市依然存在,发展至今,已是现代气息的城镇市场模样,也不曾见到当年的熙攘热闹的人群了。唯一可以让你感到亲切的,除了这座已闲置的老桥以外,还有就是与桥几米远的那颗古老的虬槐了,遮天蔽日的枝干,两楼抱不过来的腰身,浑身被景区技术人员做了外壳手术,镶了一圈的钢筋铁箍,老态龙钟的模样可见一斑。

“妈,你怎么也糊涂啊!昨天刚逢的会,今天哎!”无奈的点了点头,

这个有着2000多人口的村庄,现在基本都是老弱病残的老人了,曾经热闹的街道上,空荡荡的没有了往日的生气。只有过年的几天才有了一点点新年的气息,年轻的人们都已经适应了城市中的生活,村庄渐渐地失去了往日的辉煌。

周围的居家,除了集市的喧嚣以外,平常还是相安无事,聚在古老的槐树底下,乘凉喝茶,道不尽的天南海北。桥下河水淙淙,鸭群拨掌戏水,河岸排排垂柳,风起飘舞,水草茂密,还能在清澈的水里看到鱼儿的漫游,很是逍遥自在。夕阳西下,如果你站在桥头,举目望去,漫天的金辉,洒满山巅及河面,微风荡起的涟漪,怒放着粼粼波光。这不禁使我联想起了古人的“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”的景象来。

“知道,今天临街不是逢会吗?就是远了点,刚好这不志强回来了吗?买点菜接接尘”,

几年之后我的老家还会存在吗?带着对故乡的深深眷恋,我踏上了回城的汽车。

这座外乡桥曾经使我难以忘怀,现在的桥的厚重,虬槐的古韵,更使我对桥有了一份难以割舍的幽思情怀。

这时大门传来王奶一瘸一拐的走来了“志强他娘,我今个就不去了,昨天不是逢会,我上街吧自己编的竹篮卖完了,这不要在家做好一批,赶着下一个集会再卖,今个就不跟你们一起去了”王奶奶咯带歉意说道,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“行,在家做着吧,也不能天天上街。”说完就开着电动车带毛蛋……

至此,

希望以上回答对你有所帮助。

农村集市,为何要分“一四七、二五八”等等,不能天天赶集吗?

我是农民孟大闲,我来说下这个事情。

原来我们镇、隔壁镇是按照单日和双日逢集的。

我也曾经问过村里的老人,村里的老人说:总不能天天去赶集吧,集也要歇歇,不然生意天天做,怎么休息?听他的话,说的也有道理,这集吧也不能天天赶啊,每家都有自家的农活的。总要忙完生意忙农活吧。

我也曾经问过集上做生意的老板,做生意的老板的说:一个集也就是方圆几公里的人来。这几公里的人天天来的话会厌倦,错开一天也可以去其他集照顾照顾生意。他说的也有道理,不能集都被一个赶完了,毕竟集是有辐射半径的,人天天来,也就是那么些人,就不热闹了。如果一个集,一个不集,两边都跑,还有些新鲜感。

不过现在这两年,随着经济的发展,我们镇和隔壁镇的街道也宽了,卖东西的小贩也多了,也不分单双日了,天天都逢集。不过说实话,虽然天天逢集,还真是没有小时候隔天逢集热闹了?也许,别人眼里的热闹还在,只是我认为的那种热闹再也找不到了。

我来答问题,

我知道在我们老家不论赶集,还是赶会都是有单双,没有一四七,二五八,在我们这里家庭条件可以天天赶集,根本是不分单双的,家庭条件不好的赶集三天才赶一次集,农村毕竟不想城里人那样,农民伯伯种地赚点钱不容易,

城里人可以天天赶集买菜,

2农民伯伯自己种的的菜够自己家里人吃的,毕竟年轻人都出门打工,家里就剩下两个老人在家里,现在小孩上学都住校,学校不放假都不回家,老人赶集比较麻烦,特别是冬天,人老了衣服穿的多了,赶集更不方便了,现在赶集都是骑电瓶三轮车比走路轻松很多,比以前赶集都是走路,

3我们这里从家里到街上有四,五公里,我爷爷现在都85岁了,现在去赶集还是走路去,我们村上的人叫我爷爷坐他们的车我爷爷都不坐,我爸爸妈妈和我还有我老婆都出门打工,我和我老婆只有过年才回一次家,我爸爸妈妈一年回去两次,只有农忙的时间回家,

4我每年过年回家,我都会提前一个月回家在我们老家有一种药材很贵的,我每次去赶集我都提前一天,早上5,6就起床刷牙洗脸吃好早饭骑上我心爱的小三轮车去找药材,先备货到第二天早早起来赶集去卖,现在的钱不好赚好花啊,钱都不是钱了,我赶集卖药材的钱都给我爷爷奶奶买很多吃的,有羊肉,牛肉,我爷爷奶奶一年在家也赶不了几次集,我们回去就好好孝顺他们,俗话说得好,百善孝为先,

在我们家乡,各乡各镇都有农村集市,并且错时交易,你乡一四七,我乡二五八,他乡三六九。当时集市是人山人海车水马龙,集市之繁荣剩至超过了县城。当年农村人口众多,劳动积极性高,各家各户都有要出卖的产品。农民靠卖鸡蛋、大米、子猪等赚钱。有了钱去买肥料准备明年更好收成,去买布匹缝制新衣,甚至是去个街边店吃碗小面、买两个馒头,当年已经算大餐,算开“洋荤”了。

如今的集市由于农村人口大量减少,农业生产成本增加,大量农田荒废,农民种植、喂养牲畜都是自需,上市交易的农产品相对较少,故农村集市繁荣大减,但它的存在任然发挥着重要作用。现在农村集市主要是小商小贩把肥料、农具、衣服、生活用品等去集市售卖,农民出售部分瓜瓜小菜。虽然赶集人大量减少,但货品更丰富、种类更繁多,想买啥一应俱全。方便了农村农民生活需要,为服务农村农民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农村的集有几百年的根源,农民需要的和需要卖出的多为土特產品,自己没有的到集上买点,自己吃不了用不完的去卖点。到集上买卖的菜类都是来时才割的名付其实的鲜菜。每次逢集老年人去吃个肉夹镆什么的,见到同岑人老相识拉拉家常。农村集市不可不要,更不能不要。

现在的农村集市虽然不像过去那样重要了。但还是在农村人的生产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的。

集市是一个商品交易市场。农民在赶集时可以将自家地里产的各种农产品拿到集市上来卖;还可以在集市上买到农具、服装、食品等生活必需品。如果没有了这样的一个固定的交易场所,农民的生活变得极为不方便。

集市就是一个信息交流的地方。上了年纪的农村人,都是非常喜欢赶集的。每逢有集日,早早的吃过早放,穿戴整齐,就奔集市而去了。来到集市上,就会寻找多日不见的老伙计,找一个热闹去处。几个人就开始谝了,从庄稼长势到国家大事,能谝整整一个下午,而且聚集的人是越来越多。这是农村人生活的乐趣所在。各种信息,都能在这些人的闲聊中得到充分交流。这些上了年纪的人文化程度大都不高,也不会使用互联网等新生事物。这样的交流对他们来说,就显得尤为重要了。

集市是一个能留住乡愁的地方。现在随着社会的发展,农村不少的年轻人都走向了大城市。而他们回乡,又将大城市里的现代文明带回了农村。农村的发展,也越来越现代化了,一些农村传统的东西,也变得踪迹南寻了。而在农村的大集上,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农村特有的传统农具、传统美食。这是多少农村游子的乡愁!

我们县城是4.9,我老公那个村子是5.0,他们乡里是2.7

天天赶集不现实,因为村里人少,需求量不那么多

我们县城平时街上就很多卖菜的,大集就是有便宜的秋衣,袜子,布之类的,然后就是有个狗市鸟市,

村里就热闹的多,小吃,菜,肉,衣服,鞋子都有,也热闹的多,

如果每天都赶集,没有那么大需求量,第一天人多,后来就会越来越少,不值得

在农村,最热闹的就是去赶集, 按城市的人来说,
就是去逛街购物。农村不像城市人口密集,购物欲强,商铺林立,商品种类繁多任君选择,农村人要买啥,卖啥,都会等到集市这一天。
我的老家赶集时间安排是农历,每月逢6 、12、18、24,在固定的地方聚集摆摊。

赶集的区域选择,是几个临近的村镇,很早以前就协商轮流举办,为了方便大家,就给每个举办地一个固定的日期,约定俗成的规定。集市卖些什么呢?
基本是自家的农副产品为主。

为什么说不能天天赶集,也是因为农村有自己的特色。

首先,农村集市的受众群体是农民。而农民主要是务农为生,像种菜,种田,种水果,养鸡,养鸭,养猪等农副产业,为了补贴家用,他们会把结余的农副产品拿去集市卖。农村集市,就是他们互换需求的地方。农村消费群体基数低,消费水平比较偏低的。所以没必要天天开集市。

其次,农副产品是有周期性的,不是天天都可以有得卖,也不是你天天闲的就去买东西。
比如蔬菜类,你今天摘了拿到集市卖, 那不是第二天就可以长的,
那也得有个成熟的周期。比如农民在老家有干不完的活,
今天下种,明天除草,后天浇水,干不完的事,哪有时间天天赶集。

所以, 赶集时间的科学安排,
促进了本地的商品交换,也能很好的安排农民的耕作时间。

我们这里是“一,四,六,九”(四和九算是大集,一和六是小集)这个问题我在小时候问过家里人,因为是有一天在集市上买了一种吃的东西,貌似叫“麻辣串”,吃着好吃,第二天闹着还要买,爸爸告诉今天不是集,去了没有卖的,我问为什么,爸爸还说了很多我忘记了,今天碰到了这个问题,那我就根据我自己的想法总结一下;

1,集市上买东西的人有的是在批发站那里拉的货,第一天卖完了,第二天还要再去拉,让他们有时间备货。

2,集市不仅仅只有某一个地方有,其他的乡镇同样也有,商家要去轮流着做买卖,哪个地方卖的好就多去那个地方。

3,比如今天在集市上看到一样商品非常喜欢,因为价格贵没有买回家,所以过段时间,有足够的时间考虑这样东西到底卖不卖,三思而行。

4,老百姓挣钱都不容易,花钱更不能大手大脚,天天消费,哪能承受[呲牙]

以上是我个人观点,欢迎指教[微笑]谢谢!

在我甘肃农村老家里面上到县城,下到村镇的农村集市,是有日子分开的,不是天天都会有集市的,尤其是在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的时候,这种区别很明显,按照我们村子的方言老话来说就是“逢集”、“赶集”、“走集”。

一、按照农历的单日子和双日子来区分农村集市

1、
单日子的集市每在农历的初一、初三、初五……奇数日,在我们县城的集市和我们镇的集市就是这样子的,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们很是遵循这个老的约定俗成的规律,在以前腊月底赶年集的时候很明显;

2、
双日子的集市每在农历的初二、初四、初六……偶数日,在我们临镇和另外一个县城的镇子里面就是这样,所以很好区分。

二、按照逢三、六的日子来区分农村的集市

1、
逢三的日子,按照农历来看,初三、初六、初九……三的倍数日,这在陕西和山西的农村很常见,甘肃里面也有;

2、
逢六的日子,按照农历来看,初六、十二、十八、廿四……六的倍数日,这个在东部中原山东、河南的农村很常见。

除此之外还有单纯的,一四七、二五八、三六九,逢五、逢四等,约定俗成的方式有很多,这就是咱们国家千千万万的村镇里面的一种乡村集市文化,想必大家在《白鹿原》尤其是在《平凡的世界》里面都看到过这样的农村集市。

三、农村集市的变迁

1、
由于时代的发展,现在农村集市的日子划分渐渐模糊了起来,尤其是在经济比较发达的东部中原农村里面更是如此;

2、
现在农村购物方式的变化,一般都是进行网购,所以也对农村的集市有一定的冲击;

3、
现在村子里面就有菜店并且自己家都种植蔬菜,菜篮子进村进社,肉类也是如此,因此这种农村集市文化渐渐消失了;

4、
在老一辈农村人的心里面这是一种约定俗成的赶集,具有一定的仪式感。不过现在随着农村老人的离世和农村青年的进城,这些约定俗成的乡约也就渐渐的消失了。

总结

农村集市是一种农村特有的文化,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、经济的发展、农村人口的新老交替、购物方式的转变、农业种植的发展等等,对于这些乡约有了一定的冲击,不知道您农村老家那边是不是这样呢?

答案是不能,关于集市最早的记载源于《周易》,内容我就不复述了,集市的叫法也很多,最早的时候是一年一度的庙会。今天就聊聊关于集市的事。

看了很多人的回答,
只能说这些人根本不懂集市,也不了解集市的构成是怎样的,所以才有了那番幼稚的言论。今天就从头到尾的说一下集市的大致构成,虽然有些出处也不是很靠谱,但起码比瞎编乱造来的更加真实。

其实集市的诞生算是应运而生,早些年的集市样式也很多,像庙会集市、花鸟鱼市场、车马行、牲畜交易行等,其实都可以称之为集市,只不过那是旧社会时期的集市,到了近代各种集市就被整合,当地的集市也就合并了。现在的集市一般分三种,一种是早市,就是早上开的集市,售卖的产品以蔬果、早点为主;除此之外,还有晚市,一般城里比较常见,像小吃街、百货街、花鸟鱼街等,这就细化了;而在农村出现的集市就是我们常见的集市,这种集市的特点与之前是不一样的。

城市的早市、晚市接纳的消费者都是城里人,而农村的集市主要是针对农村,售卖的商品相较于城里的集市低档了一些,售卖的产品种类围绕经济、实用、低价、三农相关为主。

像一般的农村框架是以村、乡、镇为单位,十几个村一个乡,几个乡一个镇,大体上就是这样。早些年的农村购买生活用品除却村里的卖店之外,就需要去近处的乡里或镇里购买商品,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集市,但这个集市也不是随机诞生的,是由早些年的车马行、牛马市、花鸟集、牲禽交易市场演变而来的。

再后来国家开放政策后,集市才真正的走进农村,之所以集市不能长期在固定的地方存在的原因就是“摊贩职业化”,南方称之为跑江湖,就是有些职业摊贩以摆摊为生,早些年的职业摊贩主要集中在城市,就是早上赶早市、晚上赶夜市,半天赶鬼市,就这样慢慢的形成了一个职业,一个行业。

再后来,农村的规模固定,集市的地点固定,为了方便各个地区的老百姓购买生活用品,所以集市就变成了流动大集,举个简单的例子,假设有7个乡镇,1、2、3、4、5、6、7个乡镇,为了方便这7个乡镇的老百姓购买东西,那么就按照这个顺序排列,有些乡镇一个月会轮到3次,有的乡镇能轮到4次。

那些职业摊贩就根据这个顺序轮班的去各个集市摆摊,这就是集市为什么不天天摆的主要原因。如果区域扩大,将周边的县、区、市涵盖进去,几乎每天都有集市,这些职业他摊贩除却恶劣天气、或自己生病的情况下,一年365天最少有300天在赶集,甚至很多摊贩都排出了日期表,今天是哪里的大集,明天是哪里的大集,然后他们开车拉着自己的货物去售卖。

农村大集,我们这里是农历逢四、逢九,一般都是只有上午赶集,在腊月中旬往后一般会是一整天的,为什么要区分开你二七,他一六,我四九呢?因为农村这里以前没这么多超市,没有特别大的零售市场,人们要买点菜买点日常用品,就到集市去采购,买的菜,四五天也够了,附近就那么几个村庄有集市,正好能轮过来,买的菜等东西也不会不新鲜,但是天天赶集的话,先不说有没有这么多卖东西的,就是根本没有这个必要。

现在超市这么多,车这么方便,人们并不是买东西只去集市了。

农村集市并不是每天都有,而是间隔几天才会有集市。为什么?其实,只要是有过农村生活的人都会有一些经验。以我们村为例,五天一个集市。首先,农村的生活节奏决定了不可能每天都有集市。一年四季,从春到冬,农民都要为农忙准备。所以说,不可能天天去赶集。其次,五天一个集市,对农民来说是一个难得的调整。五天的话,鸡鸭鱼肉青菜都消耗差不多,一些特殊的生活必需品也只能在集市上买到。再次,五天一次的集市,这是一种独有的文化现象,它真实的保留了农村古朴的乡土情结,集市不仅仅是采购生活用品,更是连接亲情友情的桥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