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哉纪念状元故里乐土,渲泻人生一腔诗意

“风动音传蛙击鼓”,好妙好妙,堪称佳构,与“风箫声动,玉壶光转”,几乎不谋而合,传达出风儿吹拂,动作婆娑,洋洋溢溢,闻鸡起舞;蛙声“呱呱”,击鼓鸣之,余音袅袅,传之久远;将“星移水浪鲤衔花”,星移斗转,水波泛动,浪花飞溅,涌叠潋滟;让鲤儿这一天生尤物,在颇懂人性之间,衔著鲜艳欲滴花儿,喜气盈盈地,劈波斩浪,蔚为壮观。这一幕,为我真醉,仿佛喝了“骚客”仙酒,于人间享受,氤氲芬芳。难怪杨老先生年愈古稀,依然仙风道骨,鹤发童颜,潇潇洒洒,在自己夕阳红人生,璀璨出别具芳华诗意栖居。

您的折戟使新羽更丰

难道真应了我之揣测,接下来诗句,缓缓升腾,从量变上升质变,“叶弹妙曲闻低调,瓣绽微声动迩遐。”不幸而言中,“心有灵犀一点通”也。叶片轻轻,步履匆促,弹奏的妙不可言曲调,低低调调,花瓣绽动,声音浅微,遐迩闻名,讶然听之,静而哼之,寂而茗之,仔仔细细,倏然惊觉,是深藏不露低调做人做事,在曲中异曲同工,惊为天人。这,与昔日和当下杨开模老先生印象,益为迥合。他,出身贫寒,文化程度初中,却不甘自暴自弃,终生追求他喜爱之文学殿堂。退休以来,不甘寂寞,不仅艰苦攻克创作古典诗词难关,还团结许多离退休人员进行诗歌研讨,对宏扬传统文化、宏扬时代精神,宣传新都,歌颂新都,做出了一定贡献。他任过民小教师、工段长、车间主任、办公室主任,厂长、支部书记,一直到现在担任新都区作家协会理事、升庵诗社社长,从不显山露水,创作了《明代状元杨升庵》、《上将王铭章》、《红灯女杰》、《情浓桑梓》、《桑榆流霞》等书,常常如孩童一般,稚趣谐伴,嘻嘻哈哈,率意而为,看来不活过人生120岁,来过两次花甲,他肯定不会打道身板回府,继而在上天与李白、杜甫、杨升庵等诗人巨匠探讨诗篇。

沿着整个升庵桂湖公园,游走于紫藤廊、交加亭、杨柳楼、小锦江、桂花亭、湖心楼、枕碧亭、观稼台、问津楼、坠月楼、杭秋、桂湖碑林等著名景点,不断将楼台亭阁,桥榭廊庑的古朴曲雅,玲珑剔透,造型精美,色调柔和尽收眼底,思想着文才高峻杨状元携手才女夫人黄娥,如何沿湖种桂,遍植莲荷,将绿意葱茏、花开四季桂湖美景,融小桥流水,雕梁画栋,树高林密,水榭楼廊,亭台暖阁,置于处处皆景,时时赏心境地,令我们今人游之若仙,飘飘乎如遗世独立,直上九霄云外,像仙人般地蹦跳嬉笑,揽胜于心,在梦里也舞蹈蹁跹,与杨状元和夫人同游桂湖,把酒话盏,吟诗作赋,煮酒烹文,留下无数佳话频传。

撩开诗篇,开首“依稀”二字,把一个老者恬淡雅漾风格,化为苍茫倥偬,自远方飘忽,簌簌飘逸。“邯郸路”,我理解为记忆之过去路途,乃人生之行走旅程,正缓缓从脑内流淌,淙淙有声,铮铮而鸣。“远巷鸡啼北斗斜”,远方鸡啼,高声啸叫,巷陌静寂,声音响亮;北斗星斜织,正指引着远行路人,必须走正走直,堂堂正正做人做事,不枉此生人间莅临。

您有“都付笑谈中”的从容

“中元正是看花时,集镇乡村处处诗。暑退暗虫依露草,凉生喜鹊绕风枝。秋声入耳思亲日,月色荣身礼佛期。告祭卢沟忠烈士,紫薇开遍小农居。”

beplay官网,您依然是难以逾越的高峰

刚刚品完杨开模老先生此诗,他的另一首诗词从微信悠然跳出,赶紧打开荧屏觑看,不觉哑然,其《中元寄语》,让我不得不生加佩服,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;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。让他之诗,作为本文结束之语,听之有声有色,滋味浓郁,芳香俱佳。

杨慎(1488年-1559年),字用修,号升庵。别号博南山人、博南逸史等。四川新都人。生于北京,长于新都故乡,明代状元,逝于云南充军服役戍所。《明史》有传,称颂杨慎“记诵之博,著述之富,有明一代数称第一”,为明著名文学家、思想家、书法家和诗人等。生平大起大落,积极努力为中华民族成长,为西南边陲地区中华文化发展做贡献,是一声名远播海内外有史以来著名学者型人物。

杨开模老先生《湖岸卯寂》诗云:

您有您的爱恨情仇

要知于他,我不得不说,既熟悉,而又不熟悉。熟悉者,仅仅见过三次,一次是四川省格律体诗词研究会沟通筹备,在桂湖公园天香园品茗侃谈;一次是研究会成立大会,纵论诗篇;还有一次是全国著名作家、《青年作家》副主编卢一萍老师莅临新都区作协培训授课,让“骚客“之酒话语滔滔。虽说仅仅三次面谊交际,但为人与为文,却早慕名以久,《桂湖诗社》文丛,早读了他许多诗篇,一个高洁崇古意象之诗家,跃然于纸,让我与他,于诗于人,成了无所不谈忘年之交,一个纯纯粹粹、文人气十足古体诗诗人,老而弥坚,飙扬于新都文坛,为人们所津津乐道。

五百三十年再回首

读杨老前辈之诗,每次一读,无论那一首,都有一种清风拂面,爽洁直朴,平淡雅拙,朴实高古感觉,轻轻漾漾,娓娓道来。如像此首《湖岸卯寂》之诗,就非常有旷味,一遍遍读,一遍遍咀嚼,一遍遍品析,使我读而茗之,不免心旷神怡,神情气爽,让理解深意,人前背后,侃侃铺叙。但限于水平有限,对古诗词理解不深,还望文朋诗友斧正,不要以笑靥为我所羞涩。

谁在您身前峰回路转

静寂无声,坐岸寻逸,朦朦胧胧,“坐岸朦胧寻静逸,陴塘寂破一飞鸦。”仿佛神仙莅临,訇然洞开,“青冥浩荡不见底,日月照耀金银台。霓为衣兮风为马,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。虎鼓瑟兮鸾回车,仙之人兮列如麻。”惊破陴塘孤独寂寞,彳彳亍亍,寻眸望去,鸦鸣声声,一行一行,飞而杳去,不留一丝痕迹。如同人生,“世界本无我们身,现在虽有只暂时;将来仍须了无我,暂留清白在人间。”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谁又能站您肩上笑春风

真要体现于他,就将他最近让我读到的一首《湖岸卯寂》诗词,让文朋诗友们,了解和认识他的诗意人生,窥出他蒙童不蒙,一个全身洋溢诗意盎然仙客,飘飘欲仙,屹立仙班,将精神水墨世界展露文坛。

可真正地热闹还是涌入的香世界景点和雕刻有杨升庵状元《临江仙·赤壁怀古》诗词与雕像景观。人们看到的香世界桂树繁茂,各种丹桂、金桂、银桂,橙红、橙黄、黄白、淡黄花蕊饱绽,香味浓郁,秀美外透,煞是喜人,尤其即将莅临中秋,使桂花的次第怒放,更是馨香馥郁,每每让游人憩息止步,留连停伫,乐不思返,久久沉醉在浓郁馨芬之中,而把自己遗忘。尤其看到了相传为杨升庵亲手种植的“桂花王”树,把我心一下拉得近如咫尺,好像杨状元也与我同站于此,同赏桂蕊,在花之海洋世界,徜徉泛诗,仿如天人,将桂蕊艳美与幽香铭记。

“依稀尚记邯郸路,远巷鸡啼北斗斜。风动音传蛙击鼓,星移水浪鲤衔花。叶弹妙曲闻低调,瓣绽微声动迩遐。坐岸朦胧寻静逸,陴塘寂破一飞鸦。”

从平原到高原比翼鲲鹏

坐落荧荧灯光之下,光束的帷幕,把我之眼眸,照出清晰意象,一个老者,快八十高龄,健走如飞,目光如炬,鹤发童颜,神采飞扬,以一个弥而未老心态,诗人杨开模老先生仙风道骨,游走新都古诗词世界,洒洒脱脱,笑意盈盈,慨然步来。

论贡献,后来者,几与争峰

可真要了解他,还要从他诗篇中了解,因为,据我观察与知道,文如其人就是他最好表现。如布袋和尚之《插秧歌》,“手捏青苗种满田,低头便见水中天。六根清净方成稻,后退原来是向前。”一路洒下青秧,一片盈绿,微风吹拂,退着看着,将永远向前人生展现。

看千古江山斗转星移

您更有根植内心不灭的梦

瞧瞧吧!在升庵桂湖和新桂湖森林广场,如织游人,像赶逢着集市,三三两两,呼朋唤友,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自觉自愿,接踵而至,心怀虔诚敬仰之情,凭吊着杨升庵和夫人黄娥留下古迹与著作,伫脚留连,眼眸盈泪,将所有崇敬与缅怀之心,溢于言表,以作为一个新都人,真是人生之幸,三生三世在空际辉煌。

走在新都香城大街小巷,最近时日的秋高气爽,到处弥漫的桂蕊飘香,美哉乐土歌舞升平,在纪念明代状元杨升庵诞辰530周年各种活动之中,将广场歌舞周莺歌燕舞弦律,飙扬在了香城天空与大地,人山人海,涌动如潮,久久萦绕,“桂蕊与金秋齐飞,纪念和讴歌彰表”,将新都人的骄傲与自豪,写意在每一个新都人民脸上。

文归正传。沉浸的芬芳把我拉回现实,觑着秋的气息,在整个桂湖,杨柳依依,垂涎三尺;树木繁茂,绿满园林;荷叶田田,黛碧凝思;湖水清澈,碧波荡漾;无数游艇,竞渡泛舟;各种桂树,飘香四溢;为满园金秋绚美,唱响了丰收歌谣,更为杨升庵和黄娥夫妇的桂湖秋色,浓墨重彩,名人名园,彪炳千秋,矢志纪念。

一一妙哉!桂蕊飘香,美哉乐土纪念状元,不正泛冒着无垠秋意盎然,在新都,在四川,在中国,在世界,为状元杨升庵诞辰530周年点赞!为中华文化点赞!为世界所有文明点赞!正如现代诗人晓曲先生为纪念杨慎诞辰530周年所作之《五百年里一高峰》诗言:

可这游园,却随着闭园声音此起彼伏,几经波折惆怅,最后还是依依不舍,相随着游客,三步一回头地踱出园外,再次看着文豪郭沫若口吟手书的“桂蕊飘香美哉乐土,湖光增色换了人间”金色大字,浮想联翩,不由自心里呼出:

好像满城桂树都知晓似地,当纪念活动周拉开帷幕,桂树的蓓蕾纷纷绽开,让桂花香气,只要一跨进香城,那丝丝浸渍着芬芳甜腻滋味,幽香扑鼻,不断飘入你的鼻翼嘴唇,令透鼻满嘴馨香,一下沁入五脏六腑,在心田绕成花蕊,沾染状元缕缕仙气,智商陡然大幅提升,活脱脱状元附体,自己也精精灵地,把忧国忧民、恤身报国豪情壮志,演绎得虎虎生虎,大中华龙也更加地增加活力,行走于希望复兴土壤,击案拍掌,呐喊吆喝,充盈于黄果树广场与新都每寸土地,随歌舞之声,缭绕四方。

您有”惊破天门”的气魄

江水涛涛何曾淘尽英雄

凭谁问,五百年后再回眸

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是非成败转头空。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。一壶浊酒喜相逢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”一一明·杨升庵·临江仙)